首页  >  三院新闻  >  三院要闻 > 正文

【爱国奋斗·榜样的力量】老专家孙再龙:探索永无止境 逐梦永不停歇

发布时间:2018-11-27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8358所

题记:孙再龙,8358所原所长,2011年退休,曾任总装备部精确制导和光电子专业组专家,现为国家“核高基”专家,至今仍活跃在国内精确制导和光电子领域。 

了解他的人多次使用“精致”这个词形容他,据说孙所长经常穿白衬衣。为了采访他的故事,笔者两次到他家中拜访,初见孙所长第一印象就是精神,75岁身体硬朗,个子高高,头发梳理整齐,上身穿着洗得干净的白衬衣。家中也异常整洁,东西都被妥帖收好,干净的仿佛没有住过人。只有那些郁郁葱葱、大大小小占满整个阳台的绿色植物代替主人向客人们诉说他对生活的热爱。 

命中注定,追光而生 

孙再龙,上海嘉定人。嘉定在南宋时期建县,有着760多年历史,是名副其实的江南历史文化名城,文风鼎盛,人杰地灵。1956年以后,嘉定又作为国家首批科 学卫星城,集结了来自中科院原子核研究所、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中国工程物理院激光等离子体研究所、中国电子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等多家科研院所、高等学院 的数千名国家级科技精英。孙再龙老所长身上集中了上海人的“精致”、文人的“儒雅”以及嘉定的“灵气”,成就了他与中国航天光电技术的不解之缘。 

1967年,刚刚走出复旦大学校园的孙再龙被分配到第七机械工业部第三十二研究室(科工集团三院第八三五八所的前身),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胸怀满志、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实现了他献身航天、报效祖国的愿望,正式掀开了他与飞航事业共谱一生的精彩华章。 

艰苦创业,自力更生 

上世纪50一80年代初期,中国工业基础薄弱,经济还不富裕,科研生产条件简陋,光电技术又是属于新技术,没有技术积累,也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只有怀着献身国防、发展中国航天事业的一腔热血,激励着孙再龙和他那辈人。回忆起那段艰难时光,这位老科技工作者不无感叹地说:现在科技发展了,研制条件已今非昔比。当年光学系统设计,光路计算十分复杂,那时没有计算机、也没有光学设计软件,全靠计算尺或手摇计算器,也只能计算几条光线空间追跡的结果,用以判定光学系统的设计质量。从初步设计、到反复优化获得较为满意的结果,专业人员至少需要花费几个月甚至上年的辛勤劳动。他还回忆道:在一次技术引进中,和一位外国研究人员讨论相关技术,这位外籍人员在观看了我们的研制条件后说“你们中国人真是仙人,在这样的条件下竟然还能够研制出红外探测器、研制出红外导引系统!” 

这群不畏艰辛的“仙人”凭着从几本教课书式的书本上获得的相关知识,从基本原理出发,在实践中摸索,在一次次外场试验中发现问题、总结经验、改进方案,汗水与辛劳换来了一项项科研成果,在将近十五年的时间里,先后取得了两款红外导引头型号产品的定型。 

临危受命,精彩交卷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两伊战争尚在持续,为了军贸任务需要,按照上级指示,孙再龙同志带领的团队在现有型号的基础上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三发导引头的改进研制任务。次年九月下旬,大部队载着三发导弹去基地打靶,从秋阳高照一直打到大雪纷飞。第一发很顺利成功,大家情绪高昂。第二发,本来预定好的发射任务由于天气原因,延期了,孙再龙他们在零下十多度风雪交加的野外阵地等待了20多天后,终于迎来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可以进行第二发导弹打靶。只见红光一闪, 导弹带着震耳的巨响划过天空,导弹越飞越远…不久,测控人员报告导弹已飞过目标,作为技术负责人的孙再龙脑袋里嗡的一声,心里只剩下一句话“导弹脱靶 了...”。在一片寂静之后,紧接着,现场传回报告“靶船着火了”。后来才知道,计算人员算错了靶标距离,实际上导弹已命中目标。在那短短几分钟内,孙再龙和现场同事们心里像过山车似的经历了大起大落。“我们成功了!”平时稳重冷静的孙再龙,也禁不住流出了兴奋地眼泪⋯已经两发两中,代表型号研制已经基本成功,第三发弹可以不打。为了让研制工作更加完满,团队成员鉴于对产品的信心,还是愿意打第三发。第三发导弹的发射日子,定在雪后初晴的某天,天气能见度极好,这是有利方面,但关外冬日雪后,温度已降至接近零下20度,过低的温度造成导弹自检动作缓慢,大家毕竟有所担心。但结果证明,导弹经受住了低温环境的考验,圆满命中。至此,试验队创造了型号从立项到研制成功的最短记录。 

筑梦巡航,威震四海 

90年代后期,中国经济军事力量逐渐增强,国防安全也出现新形势,当时世界军事强国都把某型武器型号作为不可或缺的战略武器,中国当然也要有!据孙再龙老所长介绍,要实现该型重点武器型号对目标的精确打击能力,必需配备高精度的光电未端制导系统。因为我们是光电专业所,院里把这一重要分系统交给了我所。然而,相对我国当时正在研制的导弹型号,该型重点武器型号的研制难度实在太大了! 

经过长达半年时间、调动全所力量终于把方案做出来了,但方案中还有很多难题,超光角低畸变光学系统、低亮度微光摄像系统、大视场均匀投光照明系统、高精度随动系统、多任务多信息管理系统、匹配及高精度定位算法等个个都是拦路虎。面临巨大的技术瓶颈,很多人对型号前途产生怀疑,部分人因为看不到希望,纷纷离开了研制岗位。人员的流失,技术的瓶颈,让时任该型号总师助理的老所长压力巨大。但他清醒地认识到该型号对8358所,对三院乃至对国家是何等的重要,作为所长、技术负责任人绝对不能有退缩的念头。只要坚定信心,发扬负重拚博的航天精神,困难总会低头。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外场试验,对所釆集到的大量数据进行配准试验,分析存在的问题,讨论、提出解决方案。研制工作不断取得进展,从看到曙光到看到希望,从看到希望到胜利在望。 

2004年夏天,该型号进行首次全系统飞行试验,三院领导、型号总师、军方和各分系统负责人都到达现场观看。导弹成功发射,按着航路规划的既定路线,经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正常飞行,动力系统、导航系统等都得到了考核,顺利到达了末端制导工作区。这时候,院机关、总师们都面向孙再龙说:“老孙,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此时,孙再龙耳里已经听不到别人在说什么了,眼睛一直盯着大屏幕,观察导弹的飞行轨迹。忽然有人喊道:有门!弹道出现了修正性变化。显然说明末制导系统工作正常,已向导弹输出了控制信号。不久,经过判读,末制导定位精度均优于规定指标。院机关某同志自豪地说:今天我们已经站到了与美国同样的高度! 经过全院上下的努力,该重大型号终于取得完满定型,为三院赢得了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学无止境 逐梦不停 

半个世纪以来,中国航天事业在几代航天人的不懈奋斗中完成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蜕变。从一星破晓到百星争辉,中国航天人新老更替,换了一代又一代,但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勇于攻坚、开拓创新的航天精神却一直未变,一代代传承了下来。聊起从事了一辈子的事业,老所长思路清晰,滔滔不绝说:“做科研工作就是要 下功夫,肯钻研。失败和挫折在所难免,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的胜利者总是属于那些在科学的道路上不畏艰险的攀登人。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我们承担的 “巡航”、“资源卫星”任务,看似极难完成,我们不都是最后取得了成功吗!”孙所长喜欢和年轻同志一起加班,讨论技术问题,8358所现任所长苏建忠聊起孙所长时说“孙再龙所长做科研的基本功非常扎实,自己就经常被他拉住讨论交流技术问题,他解决技术问题经常能够从一项技术的最基本原理入手分析,抽丝剥茧,层层深入。这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做研究一定要把基本功搞扎实。” 

现在,他依然是国家“核高基”重大项目专家,只要身体允许,坚持参加前沿科技学术会议,关心着航天技术的进展和我国国防防现代化事业。孙所长和我们都坚信,国家日益富强,科研条件越来越好,人才政策得到进一步落实,新一代航天人会越干越好。中国正在从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迈进,中国人追逐航天梦的脚步也永远不会停歇!(文/赵卓瑶)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