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院新闻  >  三院要闻 > 正文

【爱国奋斗·榜样的力量】老专家谷玉良:奉献航天 无怨无悔

发布时间:2018-11-26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303所

创业伊始

国防部五院成立初期,一无所有,一切从零开始。在国家的统一安排下,五院陆续抽调大批专家、大学毕业生等工作人员来院工作,一位远在东北哈尔滨、名叫谷玉良的年轻人,就是在那个时侯被抽调到国防部五院701所的计量组工作,自此与航天结下了一辈子的缘分。

国防建设需要压倒一切。当时,还在哈工大做毕业设计的谷老,接到通知要立即到北京工作,由于保密要求,谷老在对前途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被送上了军用卡车,绿布一蒙,一路颠簸,到了云岗。当时的云岗被称为北京的小西藏,云岗内部都没通车,下车还要徒步5公里才能到工作的地方。由于人员的急速增加,科研办公用房、生产用房、生活住房等非常困难,许多单位都挤在一起办公,工作人员都住在办公楼、厂房、仓库里,连楼道里都支起了床位,大家在这样的条件下不等、不靠,怀揣着为国奋战的火热理想,陆续开展起了生产工作。

刚入职的谷老,被共青团带到国旗下宣誓:“生是五院的人,死是五院的鬼,许进不许出,只许出力、不许出名!”谷老就在这样的情境下,担任起了电学组的副组长,开启了波澜壮阔的航天计量生涯。

开创现场计量先河

在早期型号靶场试验之初,导弹发射时设备的电流无法准确测量,电流过大过小都会导致发射试验的失败。若把设备运回计量站计量,一来存在时间及运输成本的问题,二来实验室恒温、恒湿、隔绝振动条件下的计量结果并不能准确匹配靶场恶劣的环境条件,测量结果不能适应满足实战状态下的要求。思前想后,解决的办法只能是把设备带去靶场,现场计量,来保证测量环境与使用环境的一致性。

身为电学组的副组长,谷老主动承担起这项艰巨的任务。那时候,工资都是定额,去靶场工作根本没有奖金与补贴,全是义务计量,而且交通不便,他一个人辗转长途车程,再背着几十斤重的设备,在松软的沙石上徒步7里路才能到达现场。但谷老带着航天人的使命感投入工作、燃烧青春,无怨无悔、不计得失:一次寒冬时节,谷老在靶场一干就是4个月,当年御寒设施不完善,御寒物资匮乏,而靶场的温度都在零下十几度,他宁愿自己受冻,也要保设备完好无损,入夜的时候,大衣自己舍不得穿,脱下来将测试设备牢牢包裹好,以确保设备不会在低温环境下损坏,因为“设备比命重要”!

通过长时间日日不懈的艰苦计量、梳理数据,最终顺藤摸瓜地发现问题根源在于系统内某处电流不足,解决后,导弹飞行试验果然成功了。实时测试,开创了靶场现场计量的先河,有效地保障了型号任务的圆满完成。此次现场计量的成功让当时三院院长做了一项规定:“计量站也要参加打靶试验”。这项规定延续发展,直到现在,计量人员除了参与型号的打靶试验,还成立计量巡检小分队,一年一度全国各地外出现场巡检,保障了武器装备的可靠性。

建立大电流标准

随着三院型号任务的推进,发射设备电流越来越大,设备功率也越来越高,现有的计量测试设备已经不能适应测量需求,国内没有相关的测试设备,也没有相关的计量标准。为了突破技术瓶颈,谷老从靶场回来后天天泡在情报室里,凭借扎实的外语功底一点一点“钻透”外文文献,一有新思路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对设备进行改装试验,遇到问题便再去查阅资料,然后再改进再试验……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进行了多少次试验,历时四年,谷老建立了当时国内直流电流100A交流电流200A的最高计量标准——这是中国人立足自己国情和现实需要“成型”的中国标准,获得了当时国防科委技术进步一等奖。随后三院与基地对大电流检定仪项目纷纷资助支援,解决了现场大电流检定问题,保障了型号试验任务的不断突破。

退休后宝刀不老

谷老退休后,仍然放不下自己心心念念的计量事业、航天事业,继续担任科委专家组计量专家5年,始终秉承着“科技要发展,计量需先行”的信念,在自己精通的电学计量领域,把工作做到极致。

“搞科研要一心一意,干一件事情就要定住心,一心一意地干下去”是谷老的人生格言。他对航天队伍中年青人的成长十分关心,常常告诫年青人:“人的职业生涯和跑百米一样,起先两步非常重要!一定要用好工作刚开始的几年!”谷老大学时对自己所选的输配电专业“情有独钟”,被抽调到云岗来做计量工作后不得不“忍痛割爱”,骤然的转折让他一时间“心死的感觉都有了”,但是谷老并没有让这种负面情绪延续下去,而是坚定“干一行,爱一行,干好一行”的信念,在“服从国家需要、完成紧急任务”的热情驱动下,逐渐爱上了这份事业,通过踏实耕耘、刻苦钻研,成为了计量领域的专家。

谷老说,他此生最荣耀的事情就是奉献航天,他给后辈孩子起名为宇航的“宇”,就是希望后辈也能传承航天精神,贡献自己的力量。

谷老这一辈航天事业的初创者,他们用辛勤汗水和聪明才智践行着航天人的情怀——奉献给航天事业,此生无怨无悔!(文/刘林青 李兴鲁)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