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院新闻  >  三院要闻 > 正文

【爱国奋斗·榜样的力量】老专家张振家:我最大的幸运是一辈子与发动机为伍

发布时间:2018-11-26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31所

——“5,4,3,2,1,发射!”

随着指挥台传来清脆的口令,鹰击一号导弹腾空一跃成功点火,又一阵轰鸣过后,冲压发动机喷出两股金色的火焰,掠海飞行,如梭似箭……

“成功了!成功了!冲压发动机成功了!”

原本安静的阵地上瞬间沸腾起来,作为发动机的总体设计,张振家与大家一起振臂欢呼,眼里满是激动的泪花,在资源匮乏的年代,为了这一刻的腾飞,中国人付出了太多,31所研制团队经历了巨大的坎坷与艰辛。这一天是1984年9月4日,45岁的张振家第一次体会到成功的喜悦,发动机从设计图纸到试验现场协调准备无不饱含了他太多的心血,至今都难以忘怀。

张振家,原31所所长,多型号发动机总师和技术负责人,虽退休多年,但退休未离岗,大家一直亲切的尊称他“张所长”。

黑土地走出的发动机专家

1939年,张振家出生在辽宁省盖平县熊岳城(今熊岳镇)东北老铁山脚下小村子里,家里排行第五,年少时开始,他的学习效率就特别高,因为放学后要赶12里路帮家里做农活,挑水、浇地,上山砍柴,几乎没有时间再复习功课。村里满族人比较多,暑假里学习之余田间地头跟着大人们一起“挣工分”成为了他最大的乐趣,农村生活不仅锻炼了好身体,更影响了他日后直爽乐观豁达的性格。

1958年高中毕业,一直怀揣参军梦的张振家遗憾落选飞行员选拔,考入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吉林工业大学前身)。

两年后哈军工(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人才培养方向和专业调整,面向全国招收500名“插班生”,经过层层选拔,张振家有幸成为导弹系冲压发动机专业第一届学生,也是当时国内少有开设冲压发动机专业的学校。从此,开始了一生与发动机的缘分。

1964年“五一”前,张振家参加工作来到31所总体室总体组,从事冲压发动机研究工作,从一名基层设计师做起,组长、室主任、所长,直到1999年退休后仍担任重点型号总师,54年来从未离开他热爱的发动机事业。

源于一线的管理思维

如今的31所,已经发展成为集研究、试验和生产为一体的综合性动力装置研究所。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31所还只是以设计试验为主的研究所,生产能力十分薄弱,仅能勉强支撑日常研制生产需求。

时任31所所长的张振家,带领全所职工顶住压力和质疑,在一穷二白的年月里,自掏腰包买回一台39万美元的数控机床加强数控加工能力,克服多重困难搞出来国家急需的涡喷发动机,31所管理模式发生了巨大改变,这样的改革魄力和成果得到了总装机关的认可,为后来的迅速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作为一个实体研究单位,要保证自己的发展长盛不衰,抓住发展方向很重要,同时还要有好的管理体制和管理模式。研究这个问题与国家管理体制分不开,但任何事情都是等不来的,要靠自己努力创新。”

他认真分析了国外知名大公司,无不把设计、试验、生产紧密联合在一起,经与原国防科工委领导沟通后,更加确认了在当时的国情条件下,把设计、生产结合在一起,实行特色小体制管理的发展思路。31所在三院率先成立了生产处,“按照厂所合一的体制,一方面保证研制工作的顺利进行,另一方面按照生产厂的管理模式运转。”不仅如此,这样的管理模式,更有利于工艺水平和能力迅速提升,与生产和设计深度结合,加快研制周期,节省经费,又能够满足国防建设需要。

随着任务的激增,如何解决发动机批量生产的问题,他把目光放在了市场经济这个国家平台上,主动融入社会发展大环境,提出了“两头在内,中间在外,关键在手”的管理模式,发展外协合作供方,完成发动机零部件生产、原材料和元器件等中间环节生产。按照这样的管理模式和思路,31所帮助外协厂解决问题,共同成长,一起试制产品、一起摸爬滚打建生产线,成功培育了中间市场,应对生产高峰的同时提升了国内基础工业能力和水平,积累了庞大的外协伙伴集群。过程中让大家记住了这位博学豁达的老所长,很多外协厂表示“只要31所有需求,我们想办法也要上!”

31所涡喷发动机研制成功实现批量生产,不仅获得了业内的认可和好评,31所的名声和影响在国内也迅速扩大。

作为一名一线成长起来的技术负责人,为何能对生产环节如此了解和重视,其实与他车间主任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大家都知道他乐于思考勤动手喜欢琢磨问题自己想办法,喜欢跟车间师傅交朋友,与车间师傅讨论加工问题,从研究室被调任至当时31所仅有的一个生产车间——一车间。初来乍到,他就从159厂借来了半尺厚的资料,认真学习他们的管理方法和思路。琢磨透了便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当时200多人的车间,连老师傅们都点头称赞。

关键时刻力挽狂澜 勇担当

回顾多年的发动机研制工作,除了成功的喜悦,更多的是坎坷和波折。无论是海鹰三号、鹰击一号开启的我国冲压发动机研制之路,还是国内首台小型涡喷、首台涡扇发动机和众多新型动力装置研制,作为核心技术负责人,张振家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凭借他丰富的工程经验给团队以信心和决心,最终克服困难突破绝境,带领多型号动力装置荣膺国家级创新奖项。用他的话说:“搞发动机研制就不能怕出问题,更不能有一丝的侥幸心理,任何故障都有它的规律,只是你能否认识的问题。”

在我国首个小型涡喷发动机研制的过程中,研制团队几乎经历了所有的困难和波折,在即将进行飞行试验的关键时刻,发动机再次在地面试验中“断轴”,一度陷入即将撤场和下马的绝境,质疑和谴责纷纷涌来。面对泰山压顶的压力和不可推卸的责任,张振家一方面稳定大家连夜组织所里清查故障原因,一方面向院里上交了《辞职报告》,勇于承担责任。已近六旬的他顾不上回家和休息,没白没黑地和研制人员一起连轴转,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往返在车间、研究室和试验台。身体力行给团队以力量和支持。在这样的坚持下,只用了18天就解决了故障问题,保障了涡喷发动机研制。

有了涡喷发动机的探索和实践经验,31所开始了更加艰难的小型涡扇发动机的研制,作为我国首型巡航导弹的动力装置,成败关乎国防装备发展。在进入工程研制的关键时刻,张振家又一次带领大家冲锋在前。

很多人都很熟悉云岗森林公园里停放的轰-5飞机,张振家和团队却对它有着不同的深厚情谊。当时为了验证真实飞行条件下进气道、发动机的匹配性能,借助这架飞机,在北国哈尔滨最冷的季节里,先后完成了数百小时的机载带飞试验。为防止飞机部分部件被冻坏,在特别冷的日子里,晚上飞机要存放在机库内,没有牵引车,只能靠人推飞机入库。每天推动飞机出入机库成为必备工作,30几个人在大雪中盯着空旷机场上刺骨的寒风推动飞机艰难前行的场景令人难忘。鹅毛大雪,寒风凛冽,他跟大家一起在空旷的机场上踩着积雪推飞机的画面让很多研制人员记忆犹新。年迈的老所长的积极乐观影响着整个团队的干劲,当时条件简陋,晚上只能穿着军大衣,裹着被子睡。尽管如此,大家都没有退缩,依然热情高涨,没有人埋怨,也没有人叫苦。一路披荆斩棘,最终成功解决了众多难题,其中最棘手的抗畸变问题,成为关键创新点助力型号走上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领奖台。

张振家一生经历和见证了31所创业的艰辛、快速发展的勇气和砥砺前行的担当。他的知识面广和爱学习是出了名的,刚来到31所,他就通读了众多前辈们的技术报告和论文,学习航空发动机原理,学习他们的设计思路和方法,虚心请教,迅速成长为骨干。平日里喜欢计算,喜欢琢磨问题,即使不熟悉的领域,也会拿起图纸研究透彻。这么多年从未停止过学习,年轻人都喜欢跟他请教问题,大家印象里最多的画面就是他从容的从抽屉里取出图纸,从最细微之处点拨,酣畅淋漓的探讨一番。

退休之后,很多高校、外协单位都多次邀请张所长担任顾问,有外协厂领导曾表示:只要张所长来,我们的问题都能解决。但他都一一谢绝了,因为他离不开热爱了一辈子的发动机事业。为了发动机研制,他奉献了一生的心血和热情,几乎大半时间都是出差和办公室,连睡梦中都在考虑结构计算问题。小儿子还没满月就出差,让他至今心怀愧疚,家人的付出和支持给了他最大的动力。

多年来他一直鼓励年轻人承担重任,强调细节决定成败。他常提醒年轻人要注意细节,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细微。他常说“写文章丢一个字可能问题不大,但是要装发动机,缺一个螺钉就要发生大问题。31所目前承担的任务多,项目多,年轻人是事业的希望,要理论结合实际,从工程实践上入手,重视生产、重视产品的实现,要有责任心,事业心,要考虑到,能做到”。

张所长在试验驻地过了他66岁的生日,曾感慨的说道:参加这么多次试验,第一次在试验基地赶上过生日,为国家、为三院、为31所贡献再多心血也值得!如今虽已近耄耋之年,满头白发仍是发动机研制的“主心骨”,上下班的人群中,总能见到他健硕的身影,讨论起问题思维缜密,声如洪钟,跟年轻人一起出差,开会。

“在新型发动机专家组里,我是年纪最长的,我一直说自己是幸运的,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发动机,学习和工作一致,一生的爱好也是发动机,陪伴着发动机失败、成功、获奖。”说起与发动机的缘分,张所长满是自豪与欣慰。(文/刘一丹)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