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院新闻  >  三院要闻 > 正文

【爱国奋斗·榜样的力量】老专家黄瑞松:铸剑卫海 永不言败

发布时间:2018-11-26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1999年12月31日晚,黄瑞松和试验队员们一起在试验队驻地收看在中华世纪坛举行的“首都各界迎接新世纪和新千年庆祝活动”的现场直播。电视机上,醒目的倒计时牌走到了1999年12月31日23时59分50秒,数万名群众随着数字的变化齐声高呼:“10、9、8……3、2、1”,黄瑞松脑海中突然条件反射地蹦出两个字“发射!”

——多熟悉的场景啊,这一组倒数的口令已经伴随了他这整整一生!也就在这一刻,21响雄浑悠长的世纪钟声传达出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衷心祝福。五彩缤纷的礼花腾空而起,亮了千花万树,数万只彩色的气球飞向夜空……

黄瑞松心中浮想联翩,想起了近代中国的百年沧桑,想起了自己钟爱一生的导弹事业,想起了自己肩上的责任。就在半年前的5月8日,中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突遭美军多枚制导炸弹轰炸,结果造成3人死亡、20余人受伤的惨剧。是啊,没有强大的国防,和平永远只是空中楼阁。

2000年1月,某型号第一阶段飞行试验成功,新世纪伊始就爆出一个开门红,这极大地鼓舞了研制队伍,于是,试验队决定直接开始下一个环节的飞行试验。

12月中旬,大地被严寒冻得瑟瑟发抖,寒风吹在脸上犹如针刺刀割,但严寒并没有冻住试验队员的热情,试验队情绪饱满,斗志昂扬,志在必得。

指挥大厅响起了一串沉稳的口令:“10、9、8……”这沉静的口令,却犹如声声重鼓,敲击着每个人的神经。

零时顿然逼近!“……3、2、1,发射!”

发射阵地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静静的发射筒猛地喷出一团巨大的火龙,一枚乳白色的导弹稳稳地飞出发射筒,犹如蛟龙出海。导弹破空而起,拖着长长的火舌,向茫茫大海飞去。时空仿佛凝固了。众人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注视导弹越飞越远,他们的心跳也越来越剧烈。

指挥所里,传来了有条不紊的报告声:

“导弹飞行姿态正常!”

“导弹遥测信号正常!”

“导弹跟踪正常!”

然而,就在这时,报告里传来了令人惊悸的声音:“导弹飞行姿态异常!”

黄瑞松太阳穴上的神经猛地跳了一下,仿佛遭遇了一记重锤。

“导弹失控!”

“遥测信号消失!”

黄瑞松心里喊出一声“完了!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导弹凌乱地打了几个滚儿,一头栽进冰冷的海水,“咣”的一声闷响,导弹不见了,一团海浪猛地溅起,水珠四散,又归于沉寂。

众人的脸都黑了。顿时,一股沉闷凝滞的空气,弥漫了整个指挥所,这不愉快的气氛简直令人窒息。黄瑞松嗫嚅了一下嘴唇,想说什么,却一句话没说出来。后天就是新年了。但愿在新的一年迎来新的气象。

队伍撤回院里后,加紧排查故障。经分析,找到了原因,由于飞行器某机构未能按预定计划到位,导致飞行试验失败。经过改进,某飞行器又进行了飞行试验,但因某系统断电故障而入水。再次改进后,11月再次进行飞行试验,飞行器飞行一段时间后又遭到失败。

连续三发重创,给研制队伍带来沉重打击,也让黄瑞松跌入了痛苦的深渊。困惑和不安的情绪在型号队伍中蔓延,来自方方面面的冷言冷语、批评、指责一波一波地涌向黄瑞松,重压着他已经64岁略显苍老的身躯。尤其是不久后,黄瑞松得到了一个确凿的消息更是让他心急如焚。原来,上级准备弃用这个“老扶不上墙”的型号!这对他无异于当头一棒。

黄瑞松没有办法,只得向上级做汇报、做检讨。他信誓旦旦地打保票:“我向您保证,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解决,请再等我们一年。”就这样,他为已濒临绝境的某型号争取到了一年宝贵的时间。

经过分析钻研,试验队终于摸到了问题的轮廓。然而,用黄瑞松的话来说,这却也是“老兵遇到了新问题”。要和时间赛跑!这一次,必须打破常规!

这种常规首先从一次会议开始打破。他没有像往常主持会议一样,先组织讨论,充分发扬技术民主,让大家发表意见,他再归纳总结。这次,黄瑞松开门见山就说:“我让大家看了三天遥测数据,我自己也关起门看了三天,今天不讨论,今天大家就听我讲。”黄瑞松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要彻彻底底动一次大手术。这么重的任务,我们只有一年的时间,我们把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搭上,一年时间都够呛。必须分秒必争,我们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所有人都要充分认识到我们当前面临的危机和困境,分系统之间要换位思考,牢固树立“一盘棋”思想,不要太计较小单位得失,更不要再扯来扯去。为此,我提出‘四个主动’和大家共勉:有问题主动协商,有困难主动克服,有余量主动相让,有风险主动承担。”

黄瑞松的“四个主动”也给自己带来了一个“负面”的后果,或者叫“麻烦”。不是有问题主动协商吗,不是不必层层上报吗,于是,经常是一个技术人员操起电话就给黄瑞松打电话“黄总,遇到难题了,您能来一趟吗?”黄瑞松二话不说,拔腿就走,他经常这样被“呼来唤去”。

为了解决令人头疼的新问题,黄瑞松找来用A4大开纸编印、有三百多页厚的书籍。他耐心钻研,从头开始看,一点点儿啃。他总是说“学问学问,先学再问”,要是连最基本的原理都不明白,怎么去跟别人讨论措施呢?书上凡是重要的内容,他先勾划下来。对于一些疑问或自己的看法,他随时用蝇头小楷在页边上写下来,经常密密麻麻一写就是几百字。往往,一本书被他看完,别人就没法儿再看了,划得不成样子了。看完后,他会把重要内容系统地、分门别类地摘抄到另外的笔记本上。黄瑞松一直以来就有作读书笔记的好习惯,几毛钱一个那种横格小本子,他总共记满了几百个。有一次搬办公室,他秘书帮他整理出了几大箱,蔚为壮观,很感概的对当时的院长宋欣说,真该找个机会把黄院士的这些笔记拿来展览展览,让大家、尤其是现在院里的年轻人们都知道一个院士是究竟怎样炼成的!

当然,也不能光靠自己钻研,时间不够了!面对新问题,黄瑞松辗转找到航空系统大名鼎鼎的技术专家,并请他来院里帮助做分析。又组织了一个专门攻此项技术的小组,并和在这方面有经验的院所、学校合作,一步步攻关、一步步细化技术措施。排故全面展开,黄瑞松是“5+2”“白加黑”忙得简直透不过气来。不光型号上的事,还有别的事也在牵绊着他。比如,这段时间他还见缝插针地赶编了一部巨著《飞航导弹工程》。这部几百页的著作是中国飞航导弹技术及经验的系统总结,集大成、意义巨大、时间紧迫。他是主编,必须要亲自操刀,白天没时间,都是利用晚上干,每晚都熬到很晚。

如此大的工作强度,这么多操心的事儿,别说已经六十多岁的人,就是青壮年也吃不消。这段时期,老伴儿杨韵茹的日记里便出现了这样的记载:“他现在常为工作的事儿生气,我希望他有一个平常的心,真担心他的身体”,“他说不太舒服,下午话讲多了,有些激动,血压上来了”,“压力对他确实太大了,看他样子神情有点儿不正常,我真担心”,“中午他又没回来吃饭,晚上儿子回来了,两人见了面就谈工作,他现在真是着魔了,不知什么时候就蹦出一句来”……

这真是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一年。这一年,日历飞快地由厚变薄,最终,日历的最后一页也即将翻过。

2002年12月30日,这是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日子。

这一天,试验基地当地的天气预报是这样记载的:

天气状况:晴/多云

气    温:-6℃/-10℃

风力方向:北风6-7级/5-6级

在东北的寒冬时节来说,这的确是一个绝好又绝少的天气!

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导弹飞行的天气!

这是一个昭示着光明前途的天气!

蛟龙腾空,须有风云际会。

冲出苦难,必定托起辉煌。

这一次,黄瑞松将在自己亲自参加建成的靶场上指挥发射。

发射时间越来越近,众人都紧张起来。

原定的发射时间是12点10分,但后来因故临时推迟了半个小时至12点40分发射。就是这半个小时的延时等待,让所有人倍受煎熬。

12:40,导弹按照指挥中心命令准时发射!

在小会议室立即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有人兴奋地轻声喊道:“打了!打了!”大家屏住呼吸,踮着脚尖,挤在一起向大屏幕观看。

只见大屏幕上,导弹一直稳定地在飞,在飞,在飞……

屏幕上的理论弹道曲线和导弹的实际飞行曲线完美地重合在一起。

如此美妙的曲线,在屏幕上延展,在时空中穿梭,简直带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梦幻感!

飞行曲线越来越长,导弹在飞,在飞,仍稳稳地在飞……

一看那距离,应该早已超过战技指标所要求的距离了!后来他们才知道,导弹已经超程飞行,都快飞出试验指定区了,弹上安全自毁装置启动了自毁指令,导弹才终止飞行落下来。

从地狱,终于到天堂。

无与伦比的圆满,动人心魄的辉煌。

指挥大厅里响起异常猛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军方领导们过来,和黄瑞松紧紧拥抱在一起!

黄瑞松的眼里也涌出了动情的泪水。他本是一个刚强的人,这一辈子几乎没怎么哭过,但此情此景,他百感交集,真忍不住了。

英雄的泪水。

他们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哭成了泪人儿。

让他们尽情地哭一次吧,无论他们哭得多么难看,他们都是最可爱的人,都是这个国家当之无愧的英雄。

此生此世,他们义无反顾地扛起肩上的责任,心向红旗,坚忍不拔,用心血铸出一柄柄锋利的长剑,捍卫着这个国家的强大,守卫着这个世界的安宁与和平。

面对一次次挫折,他们顽强拼搏,从不言败。其实,他们也累,他们也脆弱,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他们顽强,只因为肩负着那神圣的使命;他们不言败,只因为心中那个萦绕一生的强军梦。

光辉的理想照亮了他们奋斗的道路,神圣的使命让他们冲破一次次逆境。

无论这个世界多么浮躁和喧嚣,总有那么一群甘于寂寞的卓越者,优秀者。

或许,卓越者的一大优点,就是在一次次的困难和挫折面前百折不挠。

或许,那些最优秀的人,只有通过坚韧的付出和默默的奉献,才能得到内心深处的欢乐!(文/凌览)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