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飞航人物 > 正文

【讲述飞航人的故事】汶川地震十周年:跨越千里 他们灾后十年的航天故事

发布时间:2018-05-15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33所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汶川地震……

日历又翻到了5月12日,时间把许多记忆稀释,但不能忘却这一刻。今天的你,还记得那时在干什么吗?

大部分人或许都在为灾区人民祈祷吧……但若有你的亲人、朋友在那里,心情必定又不一样,在北京西郊的云岗,三院33所捷联一部的操作间里,就有这样一群人,在焦急地等待着“孩子”们的讯息。故事还要从2007年讲起。

2007年的夏天,三院33所第一次去四川航天职业技术学院招聘实习生,有8名学生通过面试,远赴北京开始为期4个月的航天生活,其中有4名学生分在了捷联一部。

当时,部门生产任务繁重,4名学生一来到这里就和同事们一起投入到了紧张的生产中,并肩作战的日子让师徒、同事之间有了浓厚的感情,大家齐心协力顺利完成了任务,也从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2008年初,结束实习的学生们返校完成学业,未曾想,即将毕业的他们遇上了那场灾难。地震发生后,师父们第一时间就想到远方徒弟们的安危,立刻电话打过去。“徒弟,你还好吗?”……电话接通了,悬起的心就放下了一半,得知“孩子”们悉数安好,这些“家里人”才算略作安慰。

有了之前共事的经历,部门领导和同事们都很认可这群孩子,也非常思念他们。后来,他们中的4人在毕业后离开四川,回到33所参加工作,劫后重逢,大家喜悦而又庆幸。

人间自有真情在,与灾难和真情同在的还有跨越千里的航天梦。

来到航天三院,成为一名真正的航天人,这些来自四川孩子,比旁人更懂得珍惜当下。在33所捷联一部、捷联二部,他们在不断地锤炼中逐渐成长,到如今大都是各自岗位的骨干人才。离乡千里,在航天战线上的闪光,足以证明他们的聪慧与坚强。

 

邓宁——捷联一部系统装调组

拍摄时,他一刻不停的忙着手上的活,硬朗的面庞上写满了专注。

邓宁的家乡在四川德阳,也是4个人中家乡受灾最严重的一位。近几年回家时,他还会去汉旺走走,那儿离他的家很近。直到现在,每当看到和地震有关的东西,他仍心有余悸。与灾情一样刻在记忆里的,还有相处仅仅数月的航天同事们来自千里之外的问候。

“记得震后的第二天,师父才打通我的电话,一部电话、十几个同事、半个小时的问候和嘘寒问暖,是我最难忘的记忆。自此,他们不仅仅是我的师父和同事,还是我的朋友、家人。”回忆当年的经历,邓宁棱角分明的面庞,也显得柔软了几分。

2007年,生在四川、长在四川的邓宁,看到有机会到北京实习,就毫不犹豫的报了名,也从此与北京结缘,与航天结缘。实习时,单位承担着大量的返修工作,任务艰巨,他也因此有机会学到了很多东西。实习期间,师父对他要求高、要求严,同时也关爱有加,同事间的关怀让他倍感温暖亲切。因此毕业后,得知有机会再回来,而且还是回到捷联一部工作,他便毫不犹豫地买了来北京的票。

“在北京,捷联一部就是我的家,我愿意为这个家奔波,愿意为这个家努力。我的工作岗位虽然很普通,但领导和同事都给了我充分的耐心,不断地培养并帮助我成长,这份宽容和期待,是我不断前行的动力。”

十年过去了,邓宁如今已经在北京安家立业,一直从事系统装调,也做过一些班组的管理工作。因为经历了地震,他变得更为豁达,也学会了珍惜,对生活,也对工作。

赵一霖——捷联一部系统调试组

地震发生的时候,赵一霖正在四川自贡的一个小楼里做设备维护。虽然地震对当地没有毁灭性破坏,可地震时他躲在小楼平台看到的场景、以及当时对地震的恐惧,仍历历在目。

在学校老师的推荐下,他来到航天三院实习,从事航天事业的职业荣誉感给了他对这份工作的向往。而实习生活中,同事之间的团结与友善,师父的悉心指导,领导的热情关怀,都坚定了他远离家乡到33所工作的信念。

十年期间,赵一霖一直在捷联惯导一部从事系统调试工作,期间还承担过电路调试任务,对工作烂熟于胸的他更自信了,学习和创新的欲望更强烈了,也开始动手做一些小改进、牵头做一些小优化。回忆这十年的工作生活,赵一霖这样说:“这十年在北京工作和生活都比较顺利,虽然现在我还是单身,但能够在大灾面前躲过一劫,而且有这么好的工作环境,还是觉得很幸运。”

陈刚建——原捷联二部系统调试组

陈刚建是个重庆人,地震发生的时候他在成都,当地震感并不强烈,但是来自北京同事们关切的问候,却让他记忆犹新。实习期间他在捷联一部的师父、部门主任、党支部书记纷纷在电话里询问他的安危,让他很受感动。

毕业后,陈刚建接到了来自33所人事部门的电话,询问他是否愿意继续到33所工作,带着对航天战友们的感情,仗着年轻的一股子闯劲,陈刚建决定远离家乡来到北京,一待就是十年。

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从事惯导系统调试工作。有些产品需要到现场进行安装调试,经常还会有现场维护、维修的任务,一年的时间经常有大半时间都在外奔波。长期出差的辛苦并不妨碍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我们工作的环境氛围好啊。我们主任对我非常关心,汇报工作的时候经常会问我生活上有没有困难,同事相处也特别融洽,像一家人一样。”

由于夫妻长期异地的原因,陈刚建在今年4月离职回到了重庆老家,在采访的过程中,“舍不得”是他常常挂在嘴上的话。离开了工作近十年的航天岗位,领导与同事的挽留更增加了他的不舍。

“肯定还是喜欢这个工作,但是没有办法,个人问题要赶紧解决,还有父母都需要照顾。”也祝福这个曾经的航天人,未来的一切都越来越好。

张伟——捷联二部系统生产调试组

在4人中,张伟是唯一的一个非“川渝”子弟,他是安徽人。地震发生的时候他刚好回了老家。看到新闻的他一直焦急地联系老师和同学,却由于通讯中断一直联系不上,直到第二天才接通电话,得知老师和同学都平安无事。

在33所工作期间,张伟一直从事捷联惯导系统的生产和调试工作,和陈刚建一样,出差进行安装、调试和售后工作是他的工作常态,2017年全年出差时间接近200天。出差任务通常时间长、任务重、条件艰苦、技术要求高,现场工作涉及单位众多,进度情况与技术条件往往参差不齐,统筹协调成为难事,但聊到工作,张伟并没有抱怨,“还记得那年,我们参与安装调试的装备交付列装,我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幸福感和自豪感,能为我们国家的国防事业添砖加瓦,我很荣幸”。

十年的航天经历,张伟收获了很多,也在北京成了家,有了孩子。

谈起这十年,张伟有很多感慨:“我是幸运的,加入航天,让我明白家国事业如何筑起,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我把最美好的十年献给33所,献给航天事业,我无怨无悔!”

图为张伟、赵一霖、邓宁的合影

岁月流转,人海苍茫,相隔千里的我们共同在这世上经历沧桑,也因为特别的缘分,共事于航天战线,践行“航天报国”的誓言,见证“祖国复兴”的伟业。十年的时间,沧海桑田一切都在改变,不变的是我们对逝者的缅怀,是我们对汶川的祝福,是我们一刻不停的脚步向着更加美好的未来。(文/窦茂莲、王迎东)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