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美飞航人 > 正文

三院劳模:黄建

发布时间:2021-01-28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

“吃得苦霸得蛮”的开拓者 ——记三院2020年度劳动模范33所黄建

 

拓荒飞航大功率伺服技术,配套某重点工程实现多次飞行试验圆满成功;填补电动伺服在百吨级液氧甲烷航天火箭应用的国内空白,突破多项核心技术;开拓33所伺服产品应用新领域,成功研制某重点项目发动机与电动泵一体化控制系统……

这一长串具有开拓意义、充满创新挑战的成绩单,来自三院33所伺服工程中心黄建博士,作为国家某重大科技工程和多个重点型号伺服系统主任设计师,他数年如一日,用“找准目标拼命干”、“不达目的不罢休”地攀登与探索,用湖南人那份“吃得苦霸得蛮”精神和超强的行动力,带领33所大功率伺服技术一路勇往直前。而他,也成为大家心中公认的工作“铁人”、技术“牛人”和团队“亲人”

“要干就要干好”

“要么不干,要干就要干好,不要成了‘半调子’。”这是黄博士的口头禅,也是他的座右铭。

数年来,试验室通宵运行的设备、电脑硬盘里数以千计的文献资料、堆满保密柜的项目论证报告和设计方案、一块块验证试验烧报废的电路都见证了他“拓荒”道路上的艰辛与不易。

在回顾技术预研攻关的过程时,黄博士数度哽咽:“难!太难了!

都快干崩溃了!”然而,无论多苦多累,他从没有想过放弃,再困难也要咬牙坚持。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黄建博士紧紧抓住了新一代高性能某重点装备的发展需求,带领团队不断刻苦攻关,在短短几年时间,他们成功地突破了大功率高压高效功率驱动、高动态高精度容错控制、高功率密度伺服电机、抗扰动调速控制等核心技术,形成了一套全电化高压功率驱动设计与控制理论体系,具有重大的国防工程价值和经济价值。

但没有人知道,成功背后的那些痛苦、压力与煎熬。2020年10月,某重点项目到了关键技术攻关的关键期,黄建的父母几乎同时住院手术,工作与家庭的双重重担让他分身乏术。“项目必须成功,无论怎样都不能耽误工作”,在这样的信念支撑下,黄建晚上通宵在单位加班,手术期间陪伴父母。妻子是工作孩子两头顾,黄建则是单位医院来回跑,实在撑不住了就在医院的地下车库里眯上一会。“辛苦是辛苦,好在项目搞成了,辛苦就没白费!”黄建欣慰地说。

“创新方向很重要”

这些年,33所大功率机电伺服技术用一次次超乎想象的创新应用,不断打破甚至颠覆外界对33所伺服技术的传统认知。这不仅得益于紧跟技术发展前沿的预研探索,更在于每一次探索的脚步都能准准地踩在用户需求的准星上。

正是黄建对前沿需求的敏锐判断和市场需求的深入调研,使得伺服技术在大踏步前进地同时,能够与用户的需求牢牢绑定在一起。

2013到2016年,以重大专项预先研究为牵引,解决了小型轻质化下高压大功率驱动的难题,270V/5kW大功率一体化电动伺服系统首次应用到高新装备系统,性能优异;2017到2019年,功率达到65kW的国内功重比最高的发动机电动燃油调速系统研发成功,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2020年,400V/30kW电动推力矢量伺服系统成功进军蓝剑航天朱雀火箭,600V/300kW重载电动缸成功研制并应用。

在他的带领下,预研成果快速转化,新产品新技术不断开疆扩土,带动33所伺服技术勇往直前,也让团队能够在技术创新与工程应用的快速迭代中快速成长,收获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与满足感。

不仅着眼于当前,黄建的眼光远在十年二十年以后。他带领团队成员积极申报国家课题,重点研究高可靠电动容错伺服技术、高动态集成式电静液作动技术、高性能伺服电机与驱动、智能容错控制算法等核心前沿技术,主持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面上基金、某预先研究课题、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课题、集团重大自主创新等科研课题十余项,取得多项重大创新成果。

因为黄建深知,技术创新的原动力来自于知识、技能和经验的积累,技术创新需要他们不断出发,未来之路且艰且远。

“让他们干得安心”

从参加工作起,黄建就是常年驻扎在办公室和试验室的“铁人”,每年1000多个小时的加班时长,受伤拄拐都还在加班。同事们开玩笑说,“黄博士不但加了自己的班,把团队的班都加了。”但黄建却说:“我们团队的年轻人比我更拼”。

伺服团队中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都是黄建专程奔赴各个校招现场精挑细选的“潜力股”。为了把“潜力股”培养成“绩优股”,黄建因材施教,给他们充分的锻炼机会和施展空间。在徒弟眼中,黄建是位当之无愧的“严师”,报告写得不规范、课题推进不及时、试验做得不充分,都会被师傅批评。句句犀利,直戳要害,让人如坐针毡。但批评过后是细致耐心的指导,和徒弟一起找问题、想对策。

某产品功率大幅提升,充分验证条件不足,这边刚通宵找出信号异常的原因,还没等喘息,试验过程又报故障。时间异常紧张的情况下赶上了从没出现过的问题,年轻的工程师们有些绷不住了。黄建博士顶着巨大的压力,连夜查阅资料、组织团队分析数据,想起以前接触过这个领域的专家,赶紧虚心请教,经过几番周折,终于找到了故障原因并给出了优化方案。凭借这样坚韧的品质和过硬的技术,黄建一次又一次带领团队化险为夷,是团队的“定海神针”。

由于产品技术难度大、团队任务重、加班多,作为室内的年轻领导,黄建深知这样的工作节奏,大家难免顾不上家庭,他最担心的就是高强度工作会影响年轻人的感情生活。为此,他常常在工作告一段落时催着年轻人多休息、陪陪家人,部门团建也会让年轻人带着家属参加,争取家属的体谅与支持。2020年的国庆假期,黄建只休息了两天,在这两天时间里,他驱车几百公里,参加了两位徒弟的婚礼。“他们两人是团队的核心骨干,这是他们的大喜事,再忙我也要参加”,说起徒弟们的喜事,黄建格外高兴。

在这位严师益友的培养和带领下,团队中一位位精兵强将快速成长起来:伺服系统总体设计、伺服电机设计、功率驱动设计、软件与算法设计、液压系统设计,个个都有自己的“十八般武艺”,都是能独挡一面的将才。在他的学生和徒弟中,有2人获评集团级创新型后备人才、1人荣获33所突出贡献奖,3人荣获33所惯控英才奖、1人荣获三院优秀硕士学位论文。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培养出更多能挑大梁的技术骨干,这是黄建最大的愿望,这个愿望正一点点地实现。

如果时间是最公平的计数器,那么他一定是偷了一台时光机,比别人多了一倍的工作时间;如果精力是最真实的记录仪,那么他就是一台动力澎湃的马达,源源不断输出着动力;如果困难是最倔强的对手,那么他似乎收藏着克敌制胜“宝典”,每次都能涉险过关、笑看风云。

八年苦战,黄建用他身上那股子“吃得苦霸得蛮”的拼劲和干劲,明晰了“劳动模范”的内涵,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考验,挑得起重担,不达目标决不罢休,在航天伺服技术的创新之路上一步一个脚印,书写着光辉灿烂的诗行。

“咱航天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工装;

咱航天的人,有啥不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

咱航天的人,就是不一样!日夜兼程不言悔,捷报传来泪满眶;

咱航天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国家安宁,我们把重担肩上扛。”

这一段改编的歌词,唱出了黄建博士最真实的内心写照。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