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星空 > 正文

“战疫”下的深思

发布时间:2020-02-25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303所

唐代诗云:“泾溪石险人兢慎,终岁不闻倾覆人。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它形象地告诫我们:在似乎平静无险的情况下,人们往往容易失去戒备,从而惨遭沉沦之灾——也可以说,国家安全意识的减弱就是走向灭亡的开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党中央对国家安全工作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高度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完善,在理念层面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在政策层面制定和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在组织层面新建了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而最令世人瞩目的,则是颁布出台了新的《国家安全法》,标志着我国国家安全法治建设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近年来,在经济全球化和“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革命方兴未艾的背景下,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特别是中国的历史性崛起,正深刻改变着国际力量对比,也带来了国家安全形势的深刻变化,除了传统的武力威胁、间谍活动、政治颠覆、情报窃密外,经济制裁、意识形态渗透、恐怖袭击甚至生物战等,都已成为国家安全面临的重要威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概括的:“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从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来看,主要存在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危险,改革发展稳定大局被破坏的危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进程被打断的危险。”

相比工业化时代,电子信息化时代的战争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我们意识不到这种变化,不尽快做出针对性调整,依然用和平时期的思维定势去处理问题的话,是会吃大亏的——战争状态下的国策与和平年代的国策,完全不同。战争一定会来,以一种常人想象不到的方式,这种战争就是技术争夺战、地缘争夺战、以及舆论争夺战……不计一切手段地抢夺高端技术、消灭和毁灭对手的高端技术;不计一切代价地争夺关键地缘、给对手制造地缘麻烦和困扰;不计一切代价地争夺网络以及舆论阵地、把对手从网络和舆论上彻底搞臭和孤立起来……这种不计一切手段的操作,实质上就是战争。战争是纯粹的暴力对抗,人类在和平时期建立起来的公约、制度、法律、道德底线等等,都将彻底被战争践踏。比如,从疾疫发生至今,谣言几乎是与之同步爆发。大量专业的谣言制造团队,在最关键的时间点通过外媒往国内社交平台渗透,试图推动一场火上浇油的疾疫助燃剂。谣言在疾疫最紧张的时刻被炮制出来之后,立刻就引发巨大的社会恐慌情绪,直接导致大量普通发热病患者高度紧张,拼命涌向医院发热门诊,导致医疗资源被集中挤兑,还会加剧患者之间的交互感染。已经频繁监测到境外的多个中文消息源在大规模同步散步谣言。一些此前冷冻了很久的社交媒体账号,在短时间内迅速被激活然后集中进行推送……

我们必须尽快意识到新型战争已经爆发的现实,摒弃一切侥幸心理,尽可能地加强和做好自我防护工作、战备工作以及战略反击工作。我们一定要清醒地意识到,霸权国家在技术霸权、地缘霸权和舆论霸权领域已经开启战端的事实,积极应对,寻求战机,决胜于千里之外。我们要想舆论出海,要想在全世界树立起中国话语权,就必须按照战时标准,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互联网产业体系、投资体系、互联网应用体系,有了阵地和基础,才能和敌对力量分庭抗礼。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用最宽广的胸怀去交朋友,但不妨以最大的恶意去提防对手。一个国家只有两个阶段:“准备战争阶段”和“战争阶段”。若是将国家划分为“远离战争阶段”和“战争阶段”,那么国家距离灭亡也不远了!我们希望国家永远停留在准备战争阶段,而不是远离战争阶段。“无武必危,唯武必亡,以战止战,仁者无敌”——以战止战,不单单指用战争将敌人消灭,结束战争,还指把握战争的主动权,时刻让敌人不敢发动战争。(文/李兴鲁)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