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星空 > 正文

黄鹤楼

发布时间:2020-09-11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306所

刚来武汉的那个秋天,骑车经过长江大桥时,第一次与它相遇。

隐藏在郁郁葱葱的树叶里,总高32米的塔身金黄璀璨,飞檐深远,曲线优美,每层各有12个翘角,个个大小交错、昂然向上,配上闪闪发光的10多万块黄色琉璃瓦,远远望去就像展翅的黄鹤,视觉上给人一种凌空欲飞的动感。楼顶三个大字“黄鹤楼”抓人眼球,此处,靠长江,临汉水,登楼即可俯瞰江山如画。

长江大桥直对着此楼,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楼下各种建筑密密匝匝,几无空隙。古楼、旧桥与现代建筑交相辉映,总想写点什么,却又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唐代的书生把人、楼、江、城给写绝了。

蛇山的山脚下,有卖仿古扇的小摊贩,有坐在竹板凳上的算命先生,有操着天南海北口音的旅行团,有牵着狗出门散步的武汉老人,还有许多骑着自行车过周末闲暇的学生……

踏进浓密的树丛中,便能发现里面掩盖着别样的秘密,需要穿过一座元代建造的白色小塔和“三楚一楼”牌坊才能看见楼的全貌。两旁有轩廊和亭阁,左右对称地衬托着楼体,云纹与黄鹤齐飞、花草与龙凤作陪,是黄鹤楼的烟波江上景。

黄鹤楼正面台阶前,最引人注目的应是那“黄鹤归来”雕像。两只修长的黄鹤脚踏龟蛇,含情脉脉地守护在一起。围栏里烟雾弥漫,在升腾的雾气中,雄鹤转盼流光,静静地安抚着它的爱侣,相互陪伴着度过了无数个斗转星移。似乎在告诉人们,尘世的烟云中,这里不仅仅有吟诗泼墨的文人盛会,也有过两情相悦的浪漫时光。

拾阶而上,大厅正面墙壁上是一幅“白云黄鹤”陶瓷壁画,黄鹤楼高耸入云,一只黄鹤展翅高飞,向世人无声地述说着黄鹤楼动人的历史传说。

每上一层,乐趣不同。看古书、古器、壁画,还有历代黄鹤楼的建筑模型。从唐朝至今,每一座楼阁都极其精妙,建造得或深邃难探,或结构灵巧,或布局严谨,或形式殊别,不同的样式都有着同一种古朴雄浑。

五楼为观景台,已经看不见汉阳树和鹦鹉洲。却能近观飞阁流丹,下临无地,远瞰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朋友说,夜色下的黄鹤楼在灯光点缀下更显诗意。“两江四堤八林带,火树银花不夜天。”长江灯光秀绵延25公里,古朴的高楼鎏檐飞瓦、流光异彩,是其中最亮眼的风景。夜晚登楼,更可将灯火灿烂的两岸风光、将武汉夜晚的神秘与繁华尽收眼底。

登斯楼览斯景心如江涛,观其鹤赏其文情似幽梦。

因千百年来兵燹不断,在历史上,黄鹤楼数十次重新修建。我们现下看到的位于蛇山上的黄鹤楼是于1985年重建的,现代的工程技术使得此楼高达51.4米,比古黄鹤楼高20多米,自然气宇轩昂。

然而黄鹤楼的初影,却是早有记载的。

荆楚自古繁华。北宋儒道佛三家发展辉煌时,黄鹤楼凭地处之优,一度作为道家圣地听道士受业教化,仙光隐隐。相传是一名道士,为了感谢酒家的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告之它能下来起舞助兴。从此宾客盈门,生意兴隆。十年之后,道士复来,取笛吹奏,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酒家为了纪念这位仙翁,便在其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不管是真是假,这是一个以德报德的故事。黄鹤楼诞生于此,也在这充满感恩、关怀和守望相助的荆楚文化中长存。

从古代到今朝,从春樱到冬雪,从日出到日落。有无数的迁客骚人在这里吟诵,搁笔留下情思,又有无数陌生的面孔在亭台楼阁上邂逅,又各自分离。有人绘画、摄影,以各种方式定格住亭台楼阁,有人面向滔滔江水排遣心绪,与脚下的万物探究内心。

黄鹤楼古朴,也温柔。

黄鹤楼旁是户部巷,烟火缭绕中,汇集了这座城市最浓郁的人气。

辣椒油陈醋增味、香油芝麻酱添香的热干面;皮酥米糯直流涎的三鲜豆皮;四季美汤包用鲜猪腿肉剁成肉泥,包在薄薄的面皮里,肉泥鲜嫩,七个一笼,佐以姜丝酱醋,异常鲜美。

楼内所望见的大江大河奔腾不息,在此刻全然化成人情柔软。

登上黄鹤楼,望长江,望武汉。我们能够看到市井烟火和风雅信仰在武汉这座城市里汇聚一堂;我们也能够看到科技感十足的现代交通和沉重的历史事件在这里交集。长江,包容万水;武汉,容纳百相。一侧是南,另一侧是北,两地九州的精华在此杂烩交融,便形成了热气腾腾的武汉文化。

疫情过去了,长江大桥上重新迎来滚滚车流,重新修缮的户部巷人声鼎沸。一起登高台,将此情此景铭记于脑海,与喧闹的城市共同踏上未来的旅程。

黄鹤楼依旧,武汉的故事依旧。

(文、摄/阳开华)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