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星空 > 正文

温暖端午

发布时间:2018-06-14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8359所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端午节承载着延续几千年的古老文化和中华儿女的朴素情感,这些节日的传统习俗也代代相传,并不断被赋予新的形式和内容。

小时候的端午节是放学回家,是开门就闻到的粽叶香,探身看到客厅里妈妈坐在小板凳上,半弯着腰,一只手握着成型的粽叶,另一只手陶着糯米拌着馅料娴熟的放进粽叶里,然后嘴咬着线的一端麻利的打一个节,那时候的我扔下书包顾不得洗手,边偷吃着豆沙馅边笨拙学着妈妈的样子包出稀奇的形状的粽子。我长大了,上学离家,工作,很久没有吃到妈妈粽子的味道了。

家乡的甜粽味道清香,不加修饰,更易品出屈原真实的想法。晾干的芦苇包裹住清香的糯米,偶尔向其中塞入一颗甜枣,折叠成椎体,绑上纤细的苇杆,载入锃亮的瓷盘,锅中沸水掀起一股股的白浪,如龙王的怒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斜端着瓷盘大块浓绿被这波涛淹没,于是又拿起灶台上的锅盖,轻轻扣下,叫他接受洗礼,散发香气。苦痛炽热的煎熬总是漫长的,待火光熄灭方才发现,苇杆不知何时已经从浅变得色深柔软,粽叶绿得油亮亮,颇有食欲,抄起筷子,夹住一端粽叶,慢悠悠地将白玉般的糯米自粽叶退下,忽然眼前一亮,在深绿的粽叶下,糯米更显得洁白明亮。放在盘中托在手上,轻捷的把他们摆在桌上,一家人围坐在方桌几面,面前摆上载着白糖的小碟,大人身旁附上一杯白酒,夹起粽子蘸少许白糖,就着酒的辣味儿拉起家常,平日工作的劳累一挥即散,仿佛回到古时田园的小家,食物简洁却真情四溢,总觉得这就是屈原先生向往的生活。满嘴溢着甜味,恩,端午的味道。

也许是那金色苍茫的麦子地不知何时淡出了我的视野,也许是如今商业化的城市生活不断颓废着我的热情,过节早已成为了我忙里偷闲的代名词。在成长已渐渐远去的逝水年华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忙碌,让心也变懒散与懈怠起来,记忆更是在繁华的岁月中渐渐的淡去曾经的美好。但是每到端午节,我依然会寻回母亲给我包粽子的画面,在挑选糯米,商量包粽的种类,以及慢火炖,还是使用高压锅更方便快捷中与姐妹们斗嘴,与母亲笑闹。如今,在城市里,每天都可以过端午节,每天都有粽子吃,而粽子的内容也丰富起来。有的打出文化牌子,但我觉得这些粽子都比不上母亲的那些粗糙,吃母亲的粽子是一种爱。

纵使时间老去,年代老去,我们老去,但有一样东西永世繁荣,那就是祖国传统的节日,先人的愿望,我们的和谐,将永不散去,端午的味道,真情的味道,永远不会改变。(文/赵文慧)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