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星空 > 正文

初见,便是重逢

发布时间:2018-09-10 信息来源:中国航天科工三院31所

一个人,一本书,一个行李箱,一路歌唱去了都江堰。相比清幽静谧,林木葱茂的景色和呼啸怒吼,恢宏磅礴的岷江水,我更爱的是那条保存完整、未换新颜的茶马古道—西街。漫步西街,斜风细雨吹走了不堪的疲惫和散落的尘埃;遇见西街,波澜四起的内心却毫不凌乱,仿佛重逢了那个一身轻松,临风而歌,丢失了许久的自己。

太阳被淅淅沥沥的雨偷走了,恰好给了我可以挥霍的时光,撑上一把花纸伞漫步西街,而西街也不可辜负地带给我与世隔绝的安静美好—没有行人,尽收眼底的是街道两旁的原始木房子和发光的青石板路。青砖黛瓦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洗礼,又见证了多少繁华落尽和鼎盛兴衰,成为了今天熙熙攘攘地商业风情街,但我相信每家风格迥异的铺子一定都有自己的故事,无论是烈日下,还是风语中,或低吟浅唱,或沉默不语。

流淌着绚烂灯光和优美音乐的酒吧是西街的主要的组成,当然也少不了美味的舌尖诱惑,花生酥,三大炮,官渡粑粑,数不胜数;除此之外,还有琳琅满目的山珍特产和别具一格的手工艺品商铺。沿着石板路慵懒地漫步,找寻,在一家手工铺子前,遇见了一位匠人,他正在叮叮当当地打磨一块银片,驻足良久,仿佛连镂空和花纹也变得认真起来,忽然想到大冰在《乖.摸摸头》中描述了丽江古城那位打镯子的智慧老者—我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慢慢打磨自己的梦想,无关金钱,淬炼心性,用世间独一无二的“首饰”回报时光与岁月。

终究是要回来,生活虽然风起云涌,但曾在有雨的早上,慵懒的时光漫步西街,曾在柔风细雨中发呆,也曾在侬软沧桑中浪迹,我便不再慌张。

那条街,虽然初见,却流连忘返,也许应了《一代宗师》里的那句话—其实,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文/鄢载芹)

【打印】 【关闭】